顶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顶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范跑跑回应双年展被拒称我艺术家未尝不可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42:24 阅读: 来源:顶管厂家

首度回应被798双年展拒之门外事件范跑跑:我被“欺诈”了

8 月15日上午,有“范跑跑”之称的四川籍教师范美忠,以他所认为的“受邀艺术家”的身份来到北京798艺术园区,参加798双年展,结果却被拒之门外。主办方之后给出的理由是,范美忠社会影响不好,并不在他们邀请的艺术家之列。昨天范美忠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首次就此事为自己做了辩解。

他们把我骗到北京就不管了

记者:798方面到底有没有邀请过你?

范美忠:是策展人王军邀请我的。而且在之前召开的798双年展发布会上,他们也说我是受邀艺术家。我在去北京参展之前,也没有收到他们反悔的通知,如果我不去,就是失信,所以我还是去了。没想到我遇到了欺诈。

记者:欺诈?

范美忠:本来说好,吃住行都是他们全包的。后来他们就买了一张到北京的飞机票,把我骗过来,之后就不管我了。我在北京住了两天,第一天房费是他们出的,第二天就是我自己掏腰包的,要100多元呢!饭钱也是我自己出的。更厉害的是,回来的飞机票同样由我自己解决,1800元啊!我打电话给王军,他说会把钱打到我卡上,可是到现在也没有。这不是欺诈吗?如果是遇到了压力,那完全可以直说,不用这样。

称我为艺术家也未尝不可

记者:那天,在被拒之门外之后,你坚持在户外给观众上了一堂课,对于第一次以行为艺术者身份上课,感觉怎么样?

范美忠:感觉很好啊!但是有上百个镜头,密密麻麻地对着我,就觉得没有平时上课那么自如,所以讲课效果不太好。观众好像也没有把重心放在我的讲课上,他们将这看成是一个娱乐事件,他们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而从艺术评论家日后发表的文章看,他们也没有理解我的想法,他们的水平很差。

记者:你觉得自己是艺术家吗?

范美忠:我也不认为自己就是,不认为自己就不是。事实上,艺术家不会是你认不认为就是的。

记者:你的说法有点含混,能说具体点吗?

范美忠:我认为一个人是不是艺术家,首先要看他表不表达理想和自由。然后再看表达的方式。没有理想,画画得再好,也不是艺术家。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没几个艺术家。我大学毕业十几年了,自认为还是能坚持精神内核的,所以称我是艺术家也未尝不可。

学生们很喜欢我

记者:此事你预备怎么处理?

范美忠:还能怎么做?为了这一两千元去打官司吗?而且确实没有签协议。一开始我信任他们的。现在看来,守信用才是道德的底线。

记者:你近况如何?现在还在教书吗?

范美忠:还在原来的学校里教书,原先我教历史,现在我教文学和哲学。哲学我主要开了门课叫“知识论”,学生都很喜欢我,甚至还很崇拜我呢!他们没有因为那次事件(逃跑事件)对我有什么看法。他们不僵化,也不虚伪。

【主办方】

范跑跑不是艺术家

798双年展将范美忠拒之门外事件,一时间扑朔迷离。曾与范美忠“单线联系”的策展人王军,将此归咎于展览组织者对于整个行为艺术的藐视和背叛。本报记者昨天联系到了本次双年展艺术总监朱其。

朱其告诉记者,他们之所以将范美忠拒之门外,是因为他们不同意他以行为艺术家的身份参展。“我们的确邀请过范美忠,但是在一个多月前发布会上,我们所说的也是希望范美忠以录像访谈和参加论坛的方式参与本届双年展,从来没有说过要让他来参与行为艺术。”

朱其认为,范美忠表示他对此并不知情,主要是因为策展人王军并没有告诉范美忠,“王军完全知道我们的态度。现在看来,这完全是王军有预谋的行动。他这么做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在开幕式那天以宣布‘集体退出’的方式,做他自己的行为艺术。”

798双年展的艺术宗旨就是以艺术的方式来讨论当代问题。朱其表示,就这个标准来看,请范美忠参与也是可以的,只要他不以行为艺术家的身份参展。而之所以不让他当行为艺术家,朱其说,这主要是因为范美忠在此前开幕的成都双年展时已经做过行为艺术,只是效果不好。

【娱是乎】

作秀比艺术更重要?

朱凌

8月中旬,798双年展如期开幕,与以往在798举办的展览不同,这次双年展在开幕前便成功地吸引了众多媒体和普通百姓的关注。范跑跑这个在四川大地震中以不光彩的形象为人所知的男人这一次与行为艺术沾上了边。

然而,在798双年展开幕当天,范跑跑被拒之门外,同时,行为艺术单元集体退出。这一看似突然的变故吸引了更多的关注。于是,范跑跑在密密麻麻的镜头前,为大家讲课的镜头,很快登上了各大媒体最抢眼的位置。

就传播效应看,798双年展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原本小众的艺术,成为了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原本严肃的主题——“让当代艺术参与中国社会的进程,并有助于促进中国社会的集体精神状况的改进”,在对准范跑跑高举的双臂按下的快门的“咔嚓”声中变得荒诞。

娱乐当代的时代里,策划早已不是新鲜事。而今,这股风潮吹进了艺术圈,策展人们也深谙其道。在这场闹剧里被设计了的岂止范跑跑。有赶马车称“驴子当代艺术协会”的,有推小车卖尿壶称“为人民服务”的,还有蒙上黑头套逮谁就问“谁能告诉我厕所在哪儿”的……798双年展现场更像是一台闹剧,搜罗起这等“作品”,敢说这里头没有策展人的良苦用心?也因此,这次的双年展比一般艺术双年展、三年展赚得了更多的眼球。只是,当顶着艺术家头衔的人们开始热衷在镜头前作秀时,我们的当代艺术该走向何方?

圆盘式刨肉机价格

热熔胶喷胶机价格

迷你组合音响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