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顶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港台网络打手招术揭秘从经济到政治

发布时间:2021-01-21 08:54:39 阅读: 来源:顶管厂家

随着网络兴起,网络“打手”作为一个“新兴”的特殊“职业”,其兴风作浪之力不可小视。制造话题、抹黑对手、刻意唱好等,手段多样、目标集中。在香港,网络“打手”主要活跃在商业层面上;在台湾,特殊的政治环境中,网络“打手”也被部分政客拉进“政治”操弄中。

香港:从中性到恶性转变

“现在香港聘请网络‘打手’的公司主要是电讯业、手机公司、饮食业以及美容业等。”香港的消息人士指出,这些公司一般透过公关公司联络“打手”,避免有任何责任“上身”。

据悉,香港网站中有2个网上讨论区最热门,分别是香港讨论区和高登讨论区。这些网站的人流都以每天百万甚至千万计,当地网络“打手”也以“主攻”这两个区为主。

“只要接到公关公司指令,网络‘打手’就会针对同一个话题不断发帖、跟帖,造成群体效应,一夜之间可以形成强大的舆论压力。”自称退出“江湖”的张先生称,他曾经和几位朋友看到网络“打手”的商机,成立了公关公司专门从事相关业务。但是,由于类似小公司太多,做了一年就散伙了。“香港一些有实力的公司,‘打手’近万人,收益很可观。做一次大规模的网络攻击,叫价可达百万港元。”

那么,做网络“打手”收入如何,是不是动动手指头,钞票就来了?

“其实做网络‘打手’挣的都是辛苦钱,也挣不了多少。大头都让公关公司赚到了。”张先生说,“‘打手’中有很多兼职的,在校大学生、家庭主妇、办公室职员都有。每帖最多可有10港元,每月收入多的有数千港元。”除了兼职人员,还有公司以时薪40至80港元聘请大学生,专门在讨论区“唱衰”对手,或为旗下的品牌“护航”。

以往,香港网络“打手”的言论都较“中性”,一般靠讨论新产品或服务来炒热话题以推广公司。但是,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针对竞争对手的恶意中伤行径多了起来。

2010年7月,香港媒体《壹周刊》刊登题为《霸王致癌》的文章,文章爆料霸王旗下洗发水含有致癌物质二噁烷,霸王一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霸王集团在香港上市的股票股价大受影响,市值蒸发40亿港元。很快,霸王集团报警表示,有人恶意中伤,声称香港《壹周刊》平时是下午3时才上摊销售,但事发当天上午8时就上摊销售了,并且《壹周刊》的报道不可思议地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之后,国家药监局同期检测表明“霸王洗发水相关抽样产品二噁烷的含量水平处于安全值范围”,才让风波渐平。但是,霸王的品牌形象已经受到严重的损害。有业内人士表示,霸王树大招风,竞争对手利用网络舆论恶意打压;也有业内人士称,不排除有人利用散布不利消息做局,恶意炒作霸王股票的可能性。

台湾:“政治打手”愚弄民意

如果说香港的网络“打手”是因经济利益驱动,台湾的网络“打手”,或者干脆叫做“政治打手”更出于一种“精神感召”,尤其是年轻人涉世不深,容易被政客利用。

2009年开始,台湾政治人物开始重视网络政治,即利用网络宣传自己的政治理念。政治人物运用网络营销,原被视为一种时尚潮流。但是某些政客却在给自己贴金的同时,收买网络“打手”攻击对手,网络上的民意受到“政治打手”操纵。

2010年,在台湾“五都”选举的高雄之争中,陈菊竞选总部秘书、台湾大学学生会长高闵琳被爆在知名校园网站匿名攻击对手杨秋兴。事件曝光后,台湾媒体痛斥陈菊的选举手段污损了校园网站的社会公器,年轻一辈的台大学生会长成了政治沉沦堕落的推手,映照了整个台湾政治的悲哀。

值得一提的是,民进党因为没有党产,广告经费不足,在传播上比较弱势,所以长期拉拢很多年轻义工作为自己的“打手”,比国民党更善用网络。以高雄市长陈菊为例,先是“青年打手”制造了“黄俊英贿选,抓到了!”记者会,又有“青年打手”演出“杨秋兴说谎,抓到了!”陈菊在利用网络“打手”方面频频尝到甜头。

应该说,网络具有极强的隐蔽性和交互性,这给网络“打手”的生存提供了很大的空间。作为一种低端的网络营销方式,网络打手除了损害商业公平竞争环境外,更造成社会信息传播的紊乱、道德秩序的败坏。

香港计算机学会副会长吴杰庄博士表示,目前港府只是把网络监管的重点放在“知识产权”以及“个人隐私”方面,没有重视这些活跃在网络上的“黑社会”,令市场产生不公平的情况。港府未来应该针对网络暴力以及“网上黑社会”等采取更多措施。台湾舆论也呼吁,台湾司法机关要集中力量打击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网络恶性行为,尤其是在选举中愚弄民众的恶劣“打手”行为。

风爆远征之烈火王城

火力前线

逆苍穹腾讯版

魔天记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