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顶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毛寿龙三公经费花得在理才能服众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4:07 阅读: 来源:顶管厂家

毛寿龙:三公经费花得在理才能服众

中广网北京5月27日消息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北京市委办公厅、北京市政府办公厅近日联合印发了《2013年北京市市级部门厉行勤俭节约加强预算管理的实施意见》,在全国省级城市中,首次明确“三公经费”的压缩比例。“三公经费”支出年度执行中,无特殊原因不予追加预算。将压缩今年初批复各部门预算中的公务接待费20%。另外,公务用车原则上“只更新、不新购”。   三公经费指的是指政府部门人员因公出国费用、公务车费用和公务招待费用。听起来都是为“公”,与“私”无关,但事实并非如此,有专家指出,公车私用占到了用车的三分之二。另外,老百姓更为不满的是“嘴上腐败”。公务接待费居高不下,酒桌上的浪费屡禁不止,让人愤慨。党和政府对“三公经费”现象一直高度重视,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  2012年实施的《机关事务管理条例》明确要求,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机关运行经费公开制度,定期公布三公经费的预算和决算情况。但各地对此并不积极。有的省市基层政府部门负责人尽管对这一规定比较清楚,却认为没有必要公开。有的部门对此“惜墨如金”,虽然已尝试公布,但只公布大体数据,资金使用情况含糊其辞,科目不清。有的在公布时较多使用专业术语,老百姓普遍看不懂。所以,从改进作风的角度看,北京市这一次的举动无疑是在向深水区迈进。  根据北京市公布的数据,这次北京压缩三公经费,一般性公务出国经费压缩10%,金额超过1700万;压缩的出国经费用于科研、文体等国际交流活动。这不仅告诉人们要节省公款花销,更告诉人们节省下来的钱用到哪里。不过,我们也注意到,北京市强调“年度执行中无特殊原因不予追加预算三公经费”,这条看似合情合理的强调会不会导致出现很多“特殊原因”呢?公务用车原则上“只更新、不新购”,“原则上”三个字背后的含义是什么呢?从这次设置的指标看,北京今年一般性公务出国经费压缩10%,金额超过1700万;公务接待费压缩20%,金额超过1800万,这两项总额超过3500万元。同时,北京还把会议费压缩10%,培训费、印刷费压缩5%。为什么压缩比例会有高有低?这是按照什么标准来制定的?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就此评论。   毛寿龙:主要是看各个方面的空间来算的,比如说像会议这些方面的费用压缩的可能性比较大,尤其是接待方。因为接待方接贵宾,什么东西能用,什么东西不能用。像会议的话,一个方面量的方面可以减少,另外一个方面像费用,像哪些鲜花可以不摆,哪些餐饮可以不吃,这样一些形式化的费用都可以压缩。这样的话压缩空间相对来讲比较大一些。但是打印这些东西刚性比较强,所以压缩比较困难。  我们注意到,公车的费用占三公经费比重最高。今年北京公车预算8.5亿元,占三公经费总额七成以上。从这一点来看,大幅降低三公经费支出的办法,乃是推进公车改革。这次关于公用车费用的把控,北京市表示原则上“只更新,不增加”,现在看来,这个原则是否好落实?毛寿龙表示,原则的落实还是以不影响工作为重。  毛寿龙:原则上只更新,如果是按照其他方面的压缩,落实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更新的意思也就是说车旧了以后报废了,用这个指标再去买一辆新的车。但是原则上在执行过程当中也有可能是有些车旧了以后要想去更新,但是已经不给指标了,比如说它不减少不增加指标这么一种做法。而且实际观察当中我也看到这种事情,有些很旧的车还在用,为什么还在用呢?如果这个车提前报废了,新的车就不让买了,所以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在某些方面的的确确是需要用车,但如果是为了这个改革,这个车就买不了,所以它还是留了一个口子,还是以不影响工作为重。  公报中的“只更新、不新购”如果换成“只更新、不增加”,这两者会有什么区别吗?毛寿龙称,“只更新、不增加”的说法更加刚性,执行起来会有一定的难度。  毛寿龙:这两个区别一个说是刚性的来,你即使是有需要也不增加了。可能需要内部调剂或者其他各种各样的办法,这样的话会有一定的难度,如果是要影响工作的话。所以它还是会选择另外一个,先原则上理念那么是不解决,但是作为一个例外还是可以存在的,这个例外有充分的理由,而且要有非常严格的程序来把关。  在北京市这次压缩三公经费中的公务接待费的比例最高,达到了20%。今年,北京公务接待费用总额0.9亿元。按照这个比例,可压缩1800万。毛寿龙认为,这么大的幅度可以说明此前确实存在浪费现象。  毛寿龙:在公务接待领域,收缩的空间应该还是比较大的。比如说要用什么车,或者用什么餐,或者说以什么规格接待,以什么样的套餐,另外要包含什么样的费用,现在基本上是按照往低的方式走,而且尽可能减少公务接待。这个领域应该说压缩的空间还是比较大的。  在公务接待方面,北京沿用国家的老标准,副部级每人每天不超过90元,局级以下每人每天不超过70元。这样的标准显然与现实早已不相符,如何才能做到公务接待方面的透明量化?  毛寿龙:这个领域的规定过去经常特别严,但是实际执行又比较放松。有些规定过去很严格执行的话都很困难,比如说每天开的餐饮的费用可能就10多块钱,或者20、30块钱,在外面吃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过去有个传统——吃床腿,就是说把吃饭的费用打到宾馆住宿费用里面,这样的话就可以减少吃的一些支出。现在应该说也有类似的一些方法,但是具体执行的时候,我不太清楚他们到底怎么执行的。  非常严格的规定的的确确有很大的问题,尤其是不同级别的官员比如说副部级住宿可能是600一天,副局级是300地下干部包括处级是它是150块钱一天。这样的话,假定副部级的官员一个副处级或正处级还有另外一般的工作人员同时出差,他们一起找一家宾馆,正部级副部级可以住四星级的宾馆,副局级只能住三星级的,一般的工作人员就只能住二星级的,要三个人分别住在不同的地方肯定不现实。  很多规定不能只是好看,还得是为了好落实好执行才好。如果我们现在掉过头来看北京市这次的规定还是一个值得让人叫好的规定,毕竟公开了经费公开了一个收缩的比例。政府三公经费的公开透明是社会进步的重要表现。一些政府部门因为“怕监督,怕惹事,怕出头”对三公经费信息公开存有抵触情绪。北京市在全国城市中率先公开三公经费压缩比例,能否起到良好带头示范作用?  毛寿龙:从全国普遍情况来看,去年和前年的三公经费比基本上持平,即使变了,它的比例也是有限。这说明在这个领域大家还是有一定的压力的,或者说积极性不是很高。另外一个方面从不增加这个角度来讲我想已经是压缩了,因为整个国民经济都在发展,每年的财政收入也在增加,所以说不增加费用已经在压缩。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