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顶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也曾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发布时间:2020-07-13 17:12:49 阅读: 来源:顶管厂家

我在某个下午突然想起一个姐姐,当时我手里正拿着吸尘器在打扫卫生,突然之间,没有任何征兆地,我想起了她。

一切始于我从高中开始喜欢的一本杂志,不同于我自己平时供稿的青春文学性的杂志,那是一本在当时看来很文艺,也很时尚的女生杂志,而那个姐姐,当时正是那本杂志的编辑。

我费了一些力气才加上她的QQ,开口就是我终于找到我啦!

那是一个不会,也从来没想过要掩饰自己热情的年纪,喜欢谁就直接说出来,不喜欢谁就直接不搭理,喜怒哀乐不仅摆在脸上,也呈现在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字里。

我是真的喜欢那个姐姐,从最开始想给他们的杂志写稿子,到后来完全偏离了正常轨道,用现在的话说,彻底沦为了她的脑残粉。

那个杂志所有的编辑都很有才华,但她编的那些板块总是比别人要多些灵气,即使只是一两句玩笑话,也显得特别妙趣横生。

我守着她的博客没日没夜地看,那时候我还生活在家乡那个小城市,她在一个离我很远,很现代化,很发达的地方,她所描绘出来的那种生活令我特别向往,却不知道能不能抵达。

我从来不吝啬对她的崇拜和赞美,那种赤诚和纯真往后再也没有过了,后来我再也没法那样,毫无保留地去表达对一个人的喜爱之情,即使是对着我深爱的恋人。

我上大学的时候,她买了一台单反相机,在博客上PO了一张她吹泡泡的照片。

照片里的她剪了一个齐刘海,周围都是五颜六色的泡泡,阳光照在她的笑容上,不到二十岁的我看着那张照片发呆,我想这就是我以后想要成为的样子。

后来发生的事情是始料未及的,因为一些变动,她离开了那家杂志社,去了更好的公司,从事着与这个圈子再无任何关联的工作。

我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与她同批的编辑相继离开,内部大换血,很直观的改变是,那本杂志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刊登的读者来信都是为什么现在内容这么难看了?

我在QQ上对她说,无论你去了哪里,我永远支持你的任何决定,永远像现在一样喜欢你。

她对我说,舟舟,谢谢你。

我相信她在打出这句话的时候,是真的有被我感动。

时间过去了多久我不记得了,也许是一周,也许是半个月,也许更久一点,那个杂志的另一个编辑来找我说,离职了,以后你的稿子就交给我吧。

这个编辑在离开的那群人看来,是一个类似于叛徒般的角色。

我口头上说好的,背地里却战战兢兢地打开这个姐姐的QQ问,那谁来找我约稿,我能给她写吗?

过了很久,她回了我一个笑脸,说,你愿意写就写呀。

从那之后,她再也没跟我聊过天。我把事情想得很简单,因为她在新公司,工作一定很忙,当然不可能像从前做编辑时那样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挂在Q上跟我东拉西扯。

直到

到现在我都很清楚地记得,那天是2007年12月31日,元旦节的前一天,我在宿舍里上网,心血来潮又去看她的博客,在这之前她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但我打开她的博客的时候,看到一篇很短的日志。

内容只有一句话:我只想仰天长啸:到底是工作关系认识的人。

这句话我直到现在都忘不了,为了防止是我自己太敏感,我还特意去对照了一下之前聊天记录的时间,发现的确是在她最后一次跟我聊天之后才更新的这篇日志。

我在电脑前,呆呆地对着那个页面从下午坐到了傍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冬天的天黑总显得比其他季节要沉重,尤其是那一天,现在回想起来,那不仅是年历上的辞旧迎新,也是我青春中某种美好镜象的幻灭。

我尝试过给她打电话,想要好好解释一下,但在拨号之前,我问我自己,我还能够说什么?而且,她会愿意听我的电话吗?

在漆黑的楼道里,我蹒跚着去食堂打饭,吃着吃着,我忍不住哭了。

后来我年岁渐长,终于我也到了当年我认识这个姐姐的时候她的年纪,当我自己处于这个人生阶段的时候,当年我不太明白,也不太能够理解的事情,现在我多多少少也能够理解,能够明白了。

但更重要的是,我在这件事中不断反省,得出了一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经验。

你喜欢一个人,崇拜一个人,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是你自己的一份寄托,这与对方并没有实质上的关系,对方也没有义务来承担你一厢情愿的期望,或者说,对方没有责任活在你的期待里。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规则,但不是每种规则都有一个清晰的是非,很多时候它只关系到立场,却不关系到对错。

当我领悟到这件事,我便不再轻易受到伤害,也不再轻易说我失望。

后来我们也有过一两次联系,一次是我出第一本书《深海里的星星》的时候,寄了一本送给她,还有一次是她告诉我,她收到了,为我取得的成绩感到高兴。

我们都心照不宣地规避了那件不愉快的事情,寒暄了几句,但我心里知道,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我在那个下午突然想起这个姐姐,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我心里仍然有淡淡的遗憾,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谁说不是呢?

洪江定做工作服

凌源定做职业装

乐山西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