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顶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病号之家巨额医疗费愁煞单身妈妈

发布时间:2020-03-02 14:15:26 阅读: 来源:顶管厂家

李观芳在照顾陆秋宇。

(原标题: 丈夫离异、母亲患有乳腺癌、父亲一身病痛常年吃药、自己也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现在身患重型地中海贫血的女儿岌岌可危——“病号之家”,巨额医疗费愁煞单身妈妈)

李观芳是一位坚强的女人,丈夫离异、母亲去年患有乳腺癌、父亲一身病痛常年吃药、自己也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这一切,似乎对于她而言都还不算什么,连她寄托着生活全部希望的小女儿陆秋宇,也患有重型地中海贫血症。

2014年元旦,当许多人都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时,这个苦难的家庭却笼罩了一层浓重的阴霾,陆秋宇病情突然加重,住进了医院。孩子病重对李观芳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所幸小孩病情已经得到控制。病痛无情,人间有爱,李观芳的坚强和小孩的不幸,得到了社会多方的支持和鼓励,许多陌生的社会人士纷纷向她伸出了爱心援手。

小女儿病情加重 苦难家庭雪上加霜

1月7日,记者来到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重症室,李观芳和母亲正在细心地照料着6岁多的女儿。病床上的小秋宇天真地玩着义工叔叔送的气球,面容显得消瘦、羸弱。

李观芳说,她是容县人。元旦上午9时,小秋宇还在睡梦中,李观芳煮好粥后来到女儿床边,发现女儿的鼻子里开始出血。按照惯例,李观芳尝试着给小秋宇止血,因为平时小秋宇也会流鼻血,但只是少量,只要把血止住就行了,“这一次是最严重的,不但没有止住鼻血,小秋宇嘴里反而不停地吐血了。”李观芳说。

意识到病情的严重性,李观芳立即把女儿送到附近的容县人民医院,但是鼻血还是没有止住,当天又转到了玉林市红十字会医院。暂时止血后,输上了血浆。可不久,小秋宇鼻子又开始不停流血。1月2日,小秋宇转到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重症室。

“2007年,我生下女儿小秋宇,女儿出生后三个月就开始不停地发烧,脸也开始发黄,经过多家医院检查,最后在南宁确诊小秋宇患的是重型地中海贫血症。”李观芳说,从小孩出生到现在,都是自己拼尽了一切来挽救和照顾女儿,尝尽了生活的酸甜苦辣。

破碎家庭,坚强母亲为孩子编织未来

2003年,李观芳和丈夫结婚,2007年生下小秋宇。在得知孩子的病情之后,李观芳的丈夫不止一次地劝说她不要这个孩子,但是李观芳却坚持要把孩子给治好。

因为小秋宇的病,李观芳和丈夫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感情不和。终于,2011年9月,李观芳和丈夫离婚了,除了带着小秋宇,李观芳没有向丈夫索要一分钱。

跟丈夫离婚之后,李观芳便带着小秋宇以及自己的父母一起生活。李观芳的父母都是工厂的普通工人,母亲前几年已经退休,现在每个月只有1000多元的退休工资,父亲在工厂食堂做厨师,工资也是1000多元/每月,除去一家人一个月的生活费用,他的工资也就只剩下几百元。

“陆秋宇每个月都需要输血,除铁治疗,光是这笔费用每个月就需要两三千元。”李观芳说,为了给小秋宇治病,她自己也进了一家制衣厂工作,每个月的工资只有1500元,根本不够给小秋宇治病。

从小秋宇出生到现在治病到底花了多少钱,关于这个问题,李观芳说自己并没有仔细算过,但至少已经超过20万元。只要有一线的希望,李观芳就不会放弃治疗。去年,听说北流汽车南站附近有一家医院可以治疗这个病,小秋宇的外婆带着她立即前往治疗,但是治疗了3个多月后,病情依然没有好转,还花去了近2万元。

李观芳说,母亲去年也得了乳腺癌,父亲常年有病,一年到头也是靠吃药维持,而自己也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但为了给小孩治病,她一直都没有去拿过药。

“病号之家”引社会各方关注

现在,小秋宇每天高额的住院费用是李观芳最担心的。为了给小秋宇治病,家里早已负债累累,向各亲戚朋友借钱,欠下了6万多元。目前,小秋宇在医院的住院费用更是惊人,从1月2日到7日,小秋宇的住院费用已经花了将近2万元。

李观芳苦难的家庭和可怜的小孩得到了社会许多爱心人士的支持。李观芳说,7日早上本来已经欠了700元住院费了,但是早上有两位匿名的好心人帮她们垫上了那笔费用。

在得知小秋宇病重的消息之后,玉林市蒲公英之家组织义工捐款1000多元;李观芳所在工厂同事为其捐款1000多元;网友“玫瑰姐”在网上向网友发起爱心捐款;一位爱心人士赠送了她一台手机;一位爱心人士直接汇了1000元到她的账户,鼓励她与女儿早日渡过难关。还有许多爱心人士陆陆续续地向她伸出了援助之手。

虽然有好心人通过各种途径送来善款,但与小秋宇昂贵的医药费比起来仍然是杯水车薪。李观芳说:“作为母亲,我只想尽自己最大的责任和能力去挽留她!希望孩子跟其他小孩一样健健康康。”

至此,我们也希望能有更多的社会爱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小秋宇渡过难关。

重庆小米熊儿童医院

上海紫癜疾病研究院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